哪里有Jason哪里就有我(๑•̀ㅂ•́)و✧
还有Anakin(*/∇\*)

【Jason】一期一会(遇见Jason Todd)

妈呀这一篇的Jason实在是太苏太美好了quqqq他对女孩子的时候实在是太温柔了 真的是要溺毙在里面了_(:3」∠)_
看的时候歌单刚好放到【I see the light】看完第一反应就是Jason你就是我的light啊 你就是是个小天使你还不承认哼【哭唧唧】

『夕颜』:

“你曾经有喜欢过一个人么?像是青春时第一次懵懵懂懂的情窦初开,看见某个人冲你微笑,在教室里他背着光,咧开嘴巴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你能在他的眼睛里看见星星,他笑的时候,你觉得这个世界春暖花开。”
那个女孩第一次在街口那家咖啡店遇见杰森的时候摔碎了手中脆弱的玻璃杯,碎片溅落在他脚边,他拾起一小块晶莹的玻璃,抬头有些惊讶的望向那个瞪大双眼失神的清秀女孩。她有着漂亮的棕色卷发和藏着泪光的棕色眼睛,他试着从被拉萨路泉水搅的一团混乱的脑子里找出一点关于这个女孩的记忆,他的过去模糊成一片,浮动的光影里藏着一个女孩温暖干净的笑意。
杰森知道自己曾经认识她,一定,在很遥远的曾经。
“我知道这是个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搭讪方式”,那个棕发姑娘抱歉的对他笑笑,递过一杯为他买的咖啡,“但是你真的太像我曾经喜欢过的男孩。”
杰森沉默,伸手接过杯子放在面前,一手托腮一手漫不经心的搅着棕色的醇厚液体,良久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来,“你想说说他的故事。”
她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了垂眼睛,伸手撩开眼前的一缕碎发,嘴角浮现一个苦涩的笑容。
“我很久没有回忆过那段时光了,但是你让我突然就想起了他,对不起我突然想要对素不相识的你说这么多……但是,如果你愿意听的话,我真的,十分感谢。”
他点点头,向咖啡里丢了两块方糖,然后终于直视女孩的眼睛,摆出了端正倾听的姿态。
“请说吧,我愿意一听。”
“那是一个傻乎乎的单相思的故事,我还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当然,那个他也是这个年纪。他是某一天转到我们班级来的新学生,一个酷酷的,很聪明,还有一点淘气的漂亮男孩,我喜欢他湖泊绿的眼睛,翠绿明亮,掺一点细碎的金色。他就像那种每个十四岁女孩都会喜欢的帅气男孩,当他歪着头咧着嘴露出整齐好看的牙齿送给你一个带一点街头气息的淘气微笑的时候,你会不由自主的爱上他,然后无法抵抗的答应他的所有请求。”
她有些尴尬的抿了抿嘴唇,小心翼翼的打量杰森的深情,他专注的凝视着她的眼睛,对她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这让她松了一口气,知道他喜欢这个故事,于是继续说了下去。
“我知道我很傻对不对,但是我相信如果你见到他一定喜欢他的,他很棒,学习成绩优秀,体育也非常好,还热心漂亮乐于助人。他对女孩们也非常温柔,不像那些糟糕的青少年,试图用对待姑娘恶劣浮夸的态度来吸引注意。那时候他坐在我的斜前方靠着窗边的位置,上午的时候总是有阳光照进来落在他身上,天知道我多么爱我的位置,有时候我会看着他不自觉的走神一阵子,因为他好看的长长的眼睫毛,和上课时专心致志的认真模样。”
“他可真棒。”杰森喃喃道,他想起了一扇窗户,就在他的左手边,他喜欢托着腮一边肩膀靠着窗户一边记着课堂笔记,上午的阳光总是暖洋洋的照在他身上,在那些累人的夜晚活动之后他白天总是想要好好睡上一觉,所以他偶尔会趁着老师专注讲课的间隙在阳光里小小的打个温暖的盹。在那些让他动容的闪现的回忆里,多了一道来自身侧的温柔注视的目光,平静专注,让他睡得安心。
“是的,他非常棒。”那个女孩发自内心的微笑起来,看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让她愉快的故事,那个笑容让她清秀的脸庞亮了起来,让杰森突然觉得心情变得很好,就好像温暖的阳光和温柔的棉花糖。
“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有一次他送我回家,那时候我又瘦又小是个不折不扣的nerd,时常被高年级的人欺负,有一次我被揍了一拳,很害怕,又不敢告诉家人和老师,回家之前一个人蹲在树下偷偷的哭,不知怎么的就被他看见了。我不敢回家,害怕那条路上会遇见的人,他把我拉起来,递给我一张手帕让我擦干净眼泪,然后拎起了我的书包,对我说,'嘿别哭了,我送你回去'。现在想想他那时皱着眉头撇着嘴巴的别扭神情真是可爱的不像话,那时候的我直接呆在原地,仿佛看见了天使。”
杰森想到那个画面不由笑了起来,十四岁的黑发少年看见班上瘦小的女孩带着红红的眼眶来上学,不由多注意了她一会,发现她放学后一个人蹲在树下哭的伤心,摸遍全身好不容易找出一条阿福塞在校服口袋里的干净手帕,又因为缺乏跟女孩交流的经验而别别扭扭,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喂”了一声想要引起注意。看见女孩哭的那么伤心他有些慌乱,他可以轻易推断出女孩是受了霸凌,这种发生在nerd身上的欺侮太过于常见。于是他心里翻腾了很久,还是望着夕阳别扭的伸出手去,“嘿,别哭,我送你回家”。
那天傍晚的夕阳把世界染成温暖的橙色,女孩戴着厚重的眼睛垂着脑袋走在他身边,柔软的棕发偶尔蹭过他裸露的手臂带着丝丝的痒。他最终还是和那几个混蛋高年级打了一架,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他把那个女孩一路送回了家,看着她脸红着向自己道别然后小跑进家门,插着腰站在门口叹了口气。身后黑色的林肯安静的从街口滑出来,老管家优雅的从车里出来,戴着白色手套的双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彬彬有礼高深莫测。
“真高兴您向成长为一位绅士又前进了一步,现在请回家吧,杰森小少爷。”
他吐吐舌头跳上车,在心里默默对明天将要被老师叫去谈话的布鲁斯道了个毫无诚意的歉。
“后来他为了帮我跟那些高年级的打了一架,还被叫了家长,那是我第一次被一个男孩温柔对待。我想他一定是上帝送给我的天使,我的英雄。我喜欢他,暗恋他好久,除了看书学习的时间我都在注意他,看他有时候靠在窗边趁老师不注意偷偷打盹,或者咬着嘴唇埋头思索一道几何题目。有时候他可能注意到视线会挑着眉毛回头看我一眼,然后对我露出那种让我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的笑容来。那段时光大约是我生命里最美好的回忆了。”
杰森注意到姑娘说这话时脸庞上不自觉浮现的甜蜜神情,目光也渐渐温柔下来,放软了一向坚硬的语调,“然后呢?”
“一切都很好,直到有一天他再也没有出现在班上。”
他看见对面的姑娘咬住嘴唇,一颗眼泪直直落进咖啡杯里,溅起小小的水花。
“再后来,他的父亲来学校,老师告诉我们,他已经去世了。”
“他的名字?”杰森温柔的问,抽出纸巾递给伤心的女孩。
“杰森”,她啜泣着回答,“杰森陶德”。
“哦”,他发出一身短暂的呻吟,努力用最温暖的声音开口,“真巧,我也叫杰森。你愿意让我代替他给你一个拥抱么?”
她有些羞涩的擦着涨红的眼眶,鼻头和脸颊都红彤彤的,这让他从心里感到柔软,让他想要拥抱她,真真切切的,一个温暖的拥抱。
“你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她轻声说,声音里还有一点哽咽,“他长得跟你很像,说不出的神似,如果他长大了一定也是这么英俊,也一定是个像你一样温柔的人。”
杰森有些好笑,他想说不我不温柔这简直太可笑。他想说我其实愤怒而且暴躁,我凶狠又暴力,我是个糟糕透顶的人,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我是那个因为莽撞而害死了自己的男孩,我是蝙蝠侠一生最大的错误。
但他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站起身走过去拥抱了这个正在为回忆中的男孩伤心哭泣的棕发姑娘。他不得不承认在那个瞬间他真的变得柔软了,平静安定,一点都不愤怒。他发自内心的微笑,拍了拍女孩颤抖的后背。
“他如果知道你会如此思念他,大约在天堂也会露出笑脸的。”
他一定很高兴,有人还会真心思念他,在某个人心里,他从来不曾被忘却,也永远不会被取代。
“所以别哭了,他一定很想谢谢你。”
因为真的有一个人,会视他为英雄,把他当做骄傲,会轻易认出他长大的模样,然后在他死后这么多年的某天,对着一个陌生人伤心的哭泣。
“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女孩擦干了眼泪,嘴角扯出苦涩的微笑,“我就是……不愿意接受他死去的事实,就是……他真的不在了,闭上眼睛一睡不醒,永远不回来。”
“那就去看看他吧,带着那条你珍藏的手帕和美丽的花束,去他的墓前走走。偷偷告诉你,我听过那个名字,韦恩家族的养子,被葬在韦恩的家族墓地里。说明来意的话,那些人会愿意让你进去看望故人的。”
他靠在她耳边说了那个地址,有些疲惫的站直了身子,“去赴那个约吧,我也该走了。”
“我们还会再见么?”女孩惊讶的望着他,手指攥紧了桌布。
“有缘吧。”他挥挥手,留下一个逆光的背影。

“对不起。”
他低语,看着那个女孩把一大束洁白的百合放在杰森陶德的墓前,然后俯身亲吻冰冷的大理石墓碑。



对不起,弄丢了你的小男孩。

=END=

看了篇文突然冒出来的脑洞,一个曾经暗恋杰森的女孩对于杰森的回忆,和杰森某一天与她相遇的故事。大概想表达的就是对于那些曾经参与他生命的普通人来说,杰森陶德死去了就是死去了,永远不回来,于是不论关系如何都真的只有怀念,爱他的人恨他的人记得的他的人都永远失去他了。还有大概就是杰森如果没有经历那一切会成长为怎样的人这种未解之谜,但是杰森他对女孩子是真的很好啊【哭】

评论
热度(106)

© 浠杉-近期沉迷Ani的网瘾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